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不良资产处置进入“新时代”

* 来源 : 凌雨投资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8-01-04 * 浏览 : 0

目前,我国不良资产规模已经达到新的高度。日前,国研智库举办的2017年中国不良资产年度评价峰会暨中国智库专辑《2017中国不良资产年度评价报告》的仪式上,参会人均表示,经过近二十年发展,我国不良资产处置已经进入了新的阶段。峰由国研智库联合中民国资智库有限公司,以及中国发展观察责任社共同承办,由上海理财文化周刊发展有限公司等协办。


宏观经济形势已经发生变化。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军扩研究员指出,现在我国经济正处在高速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增长阶段的过渡时期,恰当地处理好不良资产和非标资产的问题,应当说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争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一个重要保障。中国发展出版社社长、国研智库董事长包月阳表示,十九大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分析报告已经明确,当前中国经济已经由过去的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这说明宏观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这对金融市场风险的防控、不良资产的处置提出了新的要求。


对于未来我国的金融环境又如何?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指出,根据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透露出来的关于金融领域的总体的政策的信息或者说导向,应该还是稳字当头。“有不少人进行了解读,货币政策对于信贷投放,对于管住信贷货币的总阀门,有的人解读是偏紧或者是很紧的,我不太同意这个看法。”他说。


同时,政策环境也发生了变化。人民银行汇达资产托管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高级会计师,原人行金融稳定局副局长安起雷表示,现在“一行三会”作为中国金融的监管部门,这些年一直在对金融业的管理出台许多的监管规则。包括最近一行三会发布的关于资产管理的规范意见的征求意见稿,这次一行三会出台的新规给予了一些新的资产管理的指导原则,总的意图还是要防范风险,避免资金脱实向虚。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任兴洲表示,我们改革开放明年是四十年,有几轮的集中处置不良资产的过程,但是现在可能了发生一些变化。原来还是以政府主导为主,大的国有的资产管理公司为主,现在可能有很多的社会上的、民营的、市场化的不良资产的处置。原有的几大公司仍然在发挥很大的作用。动态不良资产的产品怎么处置可能是我们需要不断研究和探讨的。


上海现代服务业联合会副会长、上海《理财周刊》传媒公司总裁陈跃分析指出,不良资产的处置方式也出现了创新的趋势。原来主要通过催收、重组、并购、转让、诉讼、核销、委托处置等等方式,现在也出现了很多的方式,包括资产证券化、再重组、基金化、产品化等等。特别是互联网+的创新模式的不良资产处置的方式越来越多元化。应该说中国的不良资产的处置市场会逐渐成熟,对于不良资产的处置的研究也会逐渐深入和丰富。


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资产经营部总经理雷鸿章在论坛上透露,目前除了与二百多家上市公司有业务合作,现在我们也跟淘宝、阿里巴巴进行战略合作,通过线上全面营销各类资产产品。这与过去拍卖等方式处置资产有了明显不同。


此外,上交所债券业务中心融资监管部副总经理姚远介绍,11月份上交所跟中国信达资共同推出了首单以不良应收账款为基础资产的证券,该创新型产品的推出,为不良资产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了新的渠道。


金融科技的出现,为不良资产的处置提供了诸多便利。上海非标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事业部副总经理张霖指出,金融科技是以科技手段能够实质提升整个金融交易效率的工具类的产品。在他看来,包括处置过程中所涉及的净值调查、确权甚至包括司法保证等,都能够实现金融工具与科技相结合,形成结合互联网解决并且提升整个行业交易效率的平台。


不可否认的是,不良资产行业发展前景广阔,为各个参与者提供了诸多机会。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陈道富研究员表示,在新的宏观经济形势下,不良资产会出现新的价值。这样的变化,首先来自判断标准的变化。他进一步指出,资产优良与否,与判断标准的变化有着密切的关系,他说:“优良跟不良其实是相对于某一个标准而言的。在这个标准情况下可能是好的,可能是优良的,在另外一个标准情况下可能变成不好的,变成劣的资产。所以在经济转型期另外的一个特点就是过去的标准不再适用,新的标准还没有被社会共识。大家都在寻找新的标准,这个过程中在资产上就会表现为不良资产会不断产生。”


陈道富认为,我觉得不良资产不仅仅是大家认为的是从垃圾中寻找黄金。不良资产的处置需要放在整个资产大循环的背景下,需要有一颗发现价值的心。“不良资产既是垃圾,又是黄金。天生我材必有用,只是是不是把我放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位置上了。”他说。


某投资有限公司常务副总陈安国进一步解释说,从宏观经济方面来说,我国当前进入了经济新常态,在去产能和去库存的整个压力下,不良资产的总体市场供给规模还是比较大的,对于国有资产的公司来说是比较好的机会。


而对于非标不良资产细分领域来说,机会更大。青岛金融交易所总裁马令海分析指出,从表面看,非标资产融资方的风险确实不小,但是如果对象是中小企业,这个市场里面风险不大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而且收益很高。因此他认为是各地的地方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可以大力发展的领域。


对于未来不良资产行业发展,也有业内人士提出了自己的期许。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金融资产交易部副总经理唐吉表示,在不良资产的领域里面我们现在更多在于我们希望我们交易所能够打造出来一个能够便利于不良资产的定价,不良资产的确权,包括它的转让的一些基础设施的建设,而不在于我去寻找这样的标的方。


在行业人士来看,对于机会的把握,需要判断行业周期。仁弘资本总裁刘晓宁表示,我们始终把周期当成一个非常关键的决策要素看待。他建议要把周期的判断放在首位,同时要预判哪一类资产可能在下一个周期里面具有高议价的属性。